都是咱們選出來的

看到一則新聞:「美債危機,怪開國者?」內容是說,美國國會一方面批准了政府預算,卻又不讓政府借錢來落實預算,只因開國者制定的美國憲法,授予國會獨一無二的立法(預算)權,又給了它掐住政府荷包的權力。國會通過了預算,要求總統執行,卻又不撥款,讓它關門。如此設計,要「歸功」於開國先賢?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