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知足的牛 別當貪婪的烏鴉

我討厭烏鴉,我太太Sue則討厭各種蟲類;我們和多數夫妻一樣,學會接受彼此的差異。烏鴉吃蟲,蟲也吃蟲,此一道科學觀察是下文的背景。

有關烏鴉:牠們尖叫聒噪,站在樹梢上吵翻天,一旦著地則四處蹦跳,在街上尋找垃圾。或許是拍打那烏黑的翅膀實在太費力了,牠們似乎飛不起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