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民悲歌》獨立記者對大埔案的近身觀察:

那一天 我最後一次看見張藥師

張藥師摸摸僅存的那片牆,然後走到三年前因大埔徵收案、喝農藥自殺的朱馮敏阿嬤家,跟朱阿嬤的兒子朱炳坤,兩人相擁走了一段長長的路。

入夜後的滿月照著大埔,兩個家毀人亡的身影⋯⋯。

7月18日上午,苗栗縣政府趁張森文在台北住院、彭秀春到總統府陳情時,派出800警力,把整個張藥房全部拆除。

7月18日上午,苗栗縣政府趁張森文在台北住院、彭秀春到總統府陳情時,派出800警力,把整個張藥房全部拆除。(來源.聯合報系)

中秋節前夕,苗栗大埔「張藥房」張森文,在距離已被拆除的藥房五分鐘腳程的大埔橋下排水溝溺水身亡。隨之蔓延開來的悲憤,一如中秋假期不平靜的風雨。

張森文的死之所以觸動許多人情緒,不只因為同情他的際遇 ,更不解,為何一個安分守己的市井小民,為了一個沒必要的開發案,陷入家毀、鄰里相殘的恐懼,在反覆的希望與絕望中,走到窮途末路。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