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長路

明年,我們還要上合歡山!

即使24小時神經痛不停,但我能自己開車、繼續當醫生,不會這輩子就囚禁在一個地方。

現在許超彥(右)開車門下車得花3分鐘時間才能完成,但他說不必開口麻煩別人,行動反而更自由。

現在許超彥(右)開車門下車得花3分鐘時間才能完成,但他說不必開口麻煩別人,行動反而更自由。(攝影者.程思迪)

十五公分,對多數人,是一秒鐘的距離;對許超彥,卻是一年汗水才換來的距離。

我還有上半身和頭腦⋯⋯
總是在嘗試做到一些事

有人復健一次就放棄,有人乾脆自我放逐,甚至有人整整十六年無法邁出自家大門。「我總是在嘗試,是不是可能做到一些事!」四年來,許超彥往返醫院復健次數逾五百次。

第一年的年底,他考取身障駕照,甚至自己開車回台中看癌末父親。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