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之情

沒想到,我是父親最後一位病人

72歲的爸爸,連續半年北上幫我針灸,同一年,他卻被宣判癌症末期。

眼中的老父。剛受傷前半年,爸爸每週幫許超彥針灸2次,把30公分長的針插到他身上,這是他躺在床上拍自己的爸爸。

眼中的老父。剛受傷前半年,爸爸每週幫許超彥針灸2次,把30公分長的針插到他身上,這是他躺在床上拍自己的爸爸。(來源.許超彥提供)

這場意外受衝擊的,不只是許超彥夫妻。

「他(許父)真的把自己所有東西都投射在超彥身上,結果是這樣子,」許超彥媽媽蘇美雲回憶,他爸爸其實心裡很氣,可是又不捨得這個孩子。

每個週末,七十二歲的許正男,耳朵重聽、高血壓、輕度中風兩次,都拖著長期腹瀉失禁的病體,從台中搭公車、火車或高鐵北上,幫兒子針灸(許父為中醫師),持續半年。還沒有人知道,他那時已是癌末。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