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布尼的城牆

坐在克羅埃西亞最南端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的古城中,隔座是來自新加坡的朝聖客。因為有共同的話題,所以聊得很開心。大家都在罵自己的政府,我說我們的太軟;他們說他們的太硬。他們說台北捷運很好,我們認同;我…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