鍛煉二百年的究極服務術

京都-旅館

京都,一個細雨的下午,我坐在柊家窗畔,看著雨絲絲落下,時間彷彿靜止。就是在這裡,我清醒的意識到,只屬於古老日本的寧靜。」這是日本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大文豪川端康成在京都創作時留下的隻字片語,當中的場景…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