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名字的對話

曾幾何時,一筆一畫寫名字竟也成為一種和自己對話的運動。在台北有一群人,每天都像小學生一樣,老老實實的把自己的名字寫上二十一遍。有六十多歲的阿嬤寫到淚流滿面,發現一生原來沒有為自己活過;有人則體悟了過世阿爸取名的用心,引發創作台語詩;也有個上班族女生原本字寫得擠成一團,筆跡鬆開後,跟男友吵架次數竟變少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