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邦交數字的迷思

假如台灣沒有邦交國

在確立外交方向後,外交部應該做的就是針對重點國家,努力提升雙邊關係。

胡志強就任外交部長時,幽默地說:「中華民國的外交部長是全世界最難做的官。」的確,世界各國立國原則,很少像我國這樣由漢賊不兩立到敵來我不走,到今天相互不擇手段互挖牆角。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