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學合一》蹺課和被動變天方夜譚

宿舍即教室 室友就是我的教授

晚上九點半, 清華大學的宿舍一角﹐「怪博的家」燈火通明。

視線環繞房間一圈,角落有達文西的人體解剖畫,掛在消防制服旁的一張完整的透明蛇皮,電子顯微鏡,中式炒菜鍋疊起來的裝置藝術,紅外線定位儀則在屋頂上畫出好幾道細細的紅線,彷如電影《不可能的任務》的紅外線網。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