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相信:平庸的苦悶,比失敗更可恥

旱地新矽谷

柏林,全歐洲最大經濟體的首都,曾經,卻是歐洲之恥。全歐洲五十個國家,沒有一個首都如它一樣,比其他城市窮困,政府還幾乎破產。但痛定思痛的反省,讓柏林在金融海嘯中演出逆轉勝,成為歐洲五大首都就業率唯一上揚城市,近五年平均GDP成長是德國的三倍。這是一個「後知後覺」的政府,和一群「野孩子」在旱地上創造的奇蹟。

二○一二年初春,《商業周刊》團隊飛往柏林,半個月的探訪,只希望解答一個謎題:是誰,解開了柏林的魔咒?

時間倒回二○○一年,「柏林破產了!」英國《衛報》形容。當時,柏林一個城市的負債金額,竟相當於摩洛哥一個國家的GDP水準,人口流失三分之一,GDP成長率只剩下全國的三分之一。更慘的是,柏林竟然是全歐洲四十四個國家中,唯一比國內其他城市還要窮困的首都,而且,竟然是在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發生!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