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千家詩註》身世

四百年後 依然魔幻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這些從小到大搖頭晃腦背誦的《唐詩三百首》,在我們還沒上學時,就已經滾瓜爛熟。那時大字都還不識幾個,讀唐詩的樂趣,反而是讀本上的精美插圖,遙指杏花村的…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