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寬鬆的下場不妙

葛洛斯家族傳奇中滿是古老相傳、保羅.班揚(Paul Bunyan,美國人虛構的伐木巨人)式的荒誕故事,但最能彰顯這家族特質的,或許是「給服務生負小費」這一個。誠然,那時候我很年輕,雄性激素旺盛,但當時餐廳的服務實在慢得不像話,而我正趕時間!埋單是兩塊錢,我拿出兩美元,然後在一張餐巾紙寫下這句話:「謝謝你們的爛服務,小費是負數,你欠我二十五美分。」我沒有留下來看服務生的反應,但我想,這肯定是那位小姐一次獨特的經驗。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