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中國,那裡其實是紐約

新年假期,好友收拾細軟,飛往香港。

迎接她的,是一個競爭激烈的國際職場,薪水近台灣的兩倍,房租是台北的四倍。在台灣工作十餘年,想到要住進鴿子籠般的住宅,面對功利的社會文化,若非「未來的成長空間大」,她是絕不會捨得台北民生社區的生活。

有趣的是,她的朋友們最近都不約而同的,在香港聚首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