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碎片博物館

解構主義的建築師們似乎都酷愛尖銳的碎片,因為一件物體被解構後,最後就只剩下滿地的碎片而已。建築師丹尼爾‧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的建築也是充滿著許多尖銳的碎片,不論是柏林猶太紀念館,亦或是丹佛的當代美術館建築,甚至當年他參與故宮南院競圖落選的設計提案,都呈現出頭角崢嶸般的尖銳碎片造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