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內衣的記憶

一九九四年,我參加了一個旅遊團,遊覽蘇州、同里等江南水鄉,隨行的一位地陪姑娘,操著蘇州腔的普通話;第一天,在遊覽車上她就介紹了自己,她說對台灣人特別有好感,因為台灣人做的東西不一樣。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