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台北的城市記憶

十二年前,我第一次拜訪這城市,回憶裡拼湊出:法國梧桐夾道的旖旎對比出街道的寒酸,秦淮河畔夫子廟的俗麗。日前,我應邀出席兩岸企業家紫金山峰會,再度造訪南京。

說起南京,聯想起什麼?

板鴨?抱歉,南京人現在已不太吃板鴨。

秦淮河畔的騷人墨客?「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抱歉,秦淮河只剩下歷史名詞,古橋與兩岸遺蹟已是現代重建。

六朝古都?更甭想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