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自己完全不懂……

三十幾年前,我還在《中國時報》當記者,有一天接到報社電話,要我當天立即去訪問一個剛回國的律師,談一個我當時聽都沒聽過的主題――智慧財產權,由於時間緊急,我完全沒辦法預做準備,先行瞭解「智財權」是什麼,只好硬著頭皮上陣。

報社同時交代,受訪對象是個學有專精的律師,要我慎重處理。由於事出異常,我又無從準備,要如何慎重?我一直忐忑不安,仔細盤算,要如何做才能完成這個緊急任務。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