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熱帶森林每年以1,200萬公頃的速度消失

「公有地悲劇」新解方

一九七六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有次被問到為何諾貝爾獎沒有設「政治學獎」時,答曰:「不是已經有『文學獎』了嗎?」這段譏諷言猶在耳,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就破天荒的頒給了一位女性政治學者奧斯特羅姆(Elinor Ostrom)。

奧斯特羅姆能獲得這項正統經濟學家夢寐以求的榮譽,主要是因她對「公有地悲劇」這個老問題,提出了新見解。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