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咬狗」社會

八八水患後,好像所有人都挨過罵了,只有媒體還沒人罵。我忝為媒體一分子,當然也沒資格罵媒體,倒是很想代表媒體向台灣人民道歉鞠躬三十秒(雖然媒體同業一定反對我的代表性)。

我道歉的理由,只有一個:我認為媒體必須為台灣人集體心念的「由正轉負」負責。這現象由來已久,某種程度上,正是台灣由盛轉衰的主因之一,而在這場空前水患造成數百人死亡之後,媒體的「負向效應」顯得格外怵目驚心。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