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阿公的憂慮

我的父親,住在斗六,經營一個小小的鈕扣店,從小,我看著他閱讀財經雜誌,也跟著他討論新聞時事。還記得考上台大經濟系時,我竟夢想成為第二個郭婉容。

我兒小寶誕生後,父親與小寶的祖孫情濃郁不可分。不久前我回斗六,閒聊間,父親不經意的嘆了一口氣:「現在最嚴重的是政府的財政問題!」

國家財政,居然成為一個鄉下小民的最大憂心。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