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到礁溪住

晉朝陶淵明的「桃花源記」描繪了遺世而獨立的人間仙境。只是他筆下的武陵人,是意外摸索而至桃花源,返回家鄉後,即使「處處誌之」亦不可得,彷彿是在告訴世人:「此境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遊。」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