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何在

七年前,我到南投採訪,臨時起意要騎腳踏車。這是一輛座椅很低的淑女車,我卻在緊急煞車時,右腳踝外側骨折。一個很小的意外,折騰我七年。遍訪各骨科名醫、復健科,甚至整脊、中醫、民俗療法,都不見解決。其他不說,復健科就看了三所大醫院。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