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金融紓困 正走入死胡同

我現在越來越擔心了。對於歐洲和日本,我向來不抱太大期望,但我確實期望美國在民意支持度高的新總統上任後,行事能夠比以往更為果決。但情況反而是,美國國會沉浸在民粹主義狂熱當中,而政府行政團隊則只能期盼最好的結果發生。

眼見民情激憤 國會立法恐扼殺政府銀行互信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