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留學生在北京

我的鄰居中,有四戶人家為了孩子的就學,最近或正要移居美國。他們跟我的孩子的年齡相仿,所以我特別敏感。在辦完一場場的惜別餐會後,我的孩子特別憂傷,因為同學走了。把孩子送到美國——全球第一強國當小留學生,似是台灣有經濟能力的家庭都曾思考的問題,就是所謂的培養國際觀吧。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