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停童年干預 別讓孩子活受罪

當培育子女的態度走到極端,就成了「過度親職行為」,因而必須設法駕馭圍繞著孩子的焦慮,重新思考做為一個小孩的意義何在,做為大人的意義又何在。以及最重要的,如何讓我們的小孩成為從容的一代。

我當然不是第一個想拉拔孩子出人頭地的爸爸,做父母的難免都有這個毛病。兩千年前的一位做老師的語言學家奧比留‧普皮勒斯(Lucius Orbilius Pupillus)就說過,望子成龍太迫切的父母親乃是古羅馬學堂裡的潛在職業災害。如今做父母親的更是時時唯恐埋沒了孩子的天分,我們想要供給孩子最好的,也要求孩子做到最好。我們希望孩子成為藝術家、學者、運動明星,希望孩子不吃苦、不受挫,一帆風順走完人生。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