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生不要留白

一開始我就沒把它當成牛,而是一張純白的畫布。」的確,牛在藝術家River Kuo(郭明錚)的彩繪下,滿布圖像如同刺青。牛頭浮現鳥禽的臉;牛身遍布代表森林的樺樹與蕈菇,以及來自海洋的水母,正中則是個金髮粉膚的人;靠近牛尾的地方出現猴頭,巨大蟋蟀與其對望。

海陸雜處的空間中,點綴許多如卡通般表情滑稽的彩色分子,人、動物、植物之間,沒有誰是主題,各自獨立、互不干擾,疏離的平衡感,是他眼中的烏托邦大同世界。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