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敗心法》當沒有一家金融公司能全身而退

葛洛斯為何再次成了贏家?

「請用一句話形容你自己?」 他頓了一下,緩緩從口中吐出這句話:「易受傷的(vulnerable)」 我們再反問兩次:「vulnerable?」 「是的,易受傷且充滿不安全感(vulnerable and insecure)。這是我用來描述自己的話。…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