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書信和你的兒女交心

家書為孩子留下愛的紀錄

「我有個工程問題。我的身體大致上還算健康,肝臟裡卻有十顆腫瘤,只剩下幾個月可以活了。」 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教授蘭迪‧鮑許(Randy Pausch)說這話的當時,他的三個孩子,分別只有五歲…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