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衷

清晨一點,連續工作十八個小時後,我關上電腦準備入睡。躺在床上,我的腦仍像一部關不了的電腦,持續運轉還沒改完的這期封面故事。這是我每週一到週二,很典型的步調,困在稿子中,我經常有快要腦死的感覺,經常覺得自己可能活不過每個週二。我寫不出來、改不出來,我不滿意,但是無法突破。一點都不誇張,那叫做「痛不欲生」。這星期,製作「好立委榜」專題,感覺更加濃烈。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