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灣.兩個世界》

水蜜桃阿嬤

雲霧裡的家 「不用說,就是我,我就是那個父母雙亡的人!」「我這裡有一顆自殺痣,我爸爸也有……」話才說完,他,頭抬得高高的,得意的跳開。 這就是小豹,一個五歲的孩子,言語混著江湖味。去年七月,小豹的媽媽燒炭…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