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天才─凱因斯傳》

看一個經濟學家的道德勇氣

一九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凱因斯從查爾斯頓寫信給母親,「我在週一動筆寫一本新書討論歐洲當前的經濟情況,強烈抨擊〈巴黎和約〉,並提出我對未來的建議。週一發生的那些事情,叫人禁不住覺得可恥,因此激起我寫書的念…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