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流鼻紅,就流鼻白

為了桃園缺水,扁仔「削」了長仔,害得長仔夜宿石門水庫,輿論多有批評「總統把閣揆當水利署長使喚」者,我反而認為,阿扁這一次是罵對了。

漢宣帝時,丙吉擔任丞相。有一次,宰相車駕走在長安街上,遇到集體鬥毆,死傷橫道,丙吉問都不問,隨行幕僚大惑不解。又往前走,看見有人趕牛前進,牛喘得舌頭都吐出來,丙吉吩咐停車,派人詢問「這隻牛已走了幾里路?」隨行幕僚愈發認為丞相「失問」──關心小事而不關心大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