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飛安下猛藥,五年淘汰百位機師

華航把飛行員夢工廠變魔鬼訓練營

去年產險保費大幅調降,今年又獲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作業安全認證,華航到底為飛安改善做了多大努力,因而接連獲保險公司與國際性組織認可?

(攝影者:呂國禎                                                                                                                                                                                                                                                         )

(攝影者 .呂國禎 )

二月八日除夕,距離台灣二千多哩外的澳洲阿德雷德結束了連續一週的陰雨,出現了三十八度高溫的豔陽天,來自台灣的華航學員杜冠勳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發動引擎帶著澳洲教官飛上天,接連完成幾個漂亮的降落動作,終於等到澳洲教官開口:「放我下去,你自己飛。」盼到夢寐以求的單飛,杜冠勳首次跟阿德雷德塔台聯繫要求第一次單飛,「一個人的飛機輕得出乎預料之外,一下子就爬升到一千呎的高空,但地面上澳洲教官緊緊盯著我的表情,似乎仍清晰可見!」杜冠勳說,放單飛,教官比飛行員緊張,必須對學員的技術與安全做擔保,因此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依然可感受教官那股壓力。
機師考核 半年一次嚴格把關 澳洲阿德雷德飛行學校(FTA),世界頂尖的飛行學校之一,飛安紀錄一流的國泰航空、澳洲航空、新加坡航空的培訓基地,同時也是港劇「衝上雲霄」的拍片場景,被喻為飛行員夢工廠,一九八二年成立以來,受訓的學員有九成可以成為航空公司的飛行員。
但二○○○年開始,華航學員進駐阿德雷德FTA,卻把飛行員夢工廠當成魔鬼訓練營,學員一抵達FTA馬上進行震撼教育,上飛機前發嘔吐袋,一小時之後往往都是裝得滿滿下來,「讓你提早感受飛行的各種突發狀況,」一位學員說,一開始就是嚴厲考驗,就是要不適合飛行的人提早出局。
華航可說是台灣飛安經驗最慘痛的公司,一九九四年名古屋、一九九八年大園、二○○二年澎湖,三大飛安事件讓華航痛徹心扉,也逼著華航對飛安改善痛下決心。近五年嚴格執行半年一次的飛行員考核制度,線上飛行員無法通過考核,都會被提出檢討,甚至降級與提前退休,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淘汰超過一百名飛行員,加上降級的飛行員,比例超過一成。
飛行員培訓 逾兩成學員說再見 華航還花大把銀子培訓飛行員,一個學員花一千萬栽培,培訓過程中華航隨時可以請他走路,投資成本自行吸收,曾經到過阿德雷德飛行學校參觀的交通部民航局局長張國政也肯定的說:半年一次不通過就裁退或降級的機師考核,與飛行員培訓計畫,是華航飛安改善的最主要因素。跟杜冠勳同一期,就有一個學員無法取得教官信任放單飛,最後提著行李自行回台灣,「飛行真的不簡單!」杜冠勳回想到澳洲第一次上飛機時,就被教官在高空中上沖下洗,測試各種緊急狀況,一次又一次的嘔吐,最後下飛機時總共吐了三大袋,三袋長老的封號不脛而走。
五年來華航雖總共在阿德雷德結訓十期三百多個機師,平均下來一期卻有六個以上的學員被淘汰,兩成以上的淘汰率,遠遠超越其他在FTA受訓的航空公司。事實上,能夠成為華航學員到澳洲受訓,在台灣已經過縝密的篩選,大專學歷、年齡在三十歲以內、TOEIC(多益測驗)六百五十分以上、視力矯正在一.○以上,報考資格上已先有一番淘汰。
去年具有報考資格者共有四百人,考試科目包括英文、數學、物理、性向測驗與儀器測驗等,其中難度最高的竟是性向測驗,華航學員成威說,所謂的性向測驗是看報考者有沒有飛行天賦,其中過人的記憶與反應力是必備的條件,因此有道考題是一張紙上寫滿毫無章法的曲線,乍看之下一頭霧水,看了一分鐘後竟然收回考題,然後才要學員答出剛剛那張紙有幾個左轉與右轉。
「如果沒看到飛機上密密麻麻的儀表板,永遠無法體會要你短時間算出左轉右轉的用意!」成威說,性向測驗似乎是腦筋急轉彎,實際上是要看飛行時能否過目不忘,又同時處理各種層出不窮的狀況,這樣的能力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隨時退訓 寧願犧牲千萬投資 也就是,能到FTA受訓者,都是學歷、反應力兼備的佼佼者。如杜冠勳是台大工管系學士,本來是電腦公司硬體工程師,同期同學有清大化學碩士、蒙特婁麥基爾大學建築碩士或是國外回來的翻譯師。去年四百人最後只有八十人脫穎而出,錄取率約兩成,到FTA受訓,華航還要再淘汰兩成以上,要成為人人豔羨的華航機師,難度高,考驗也很嚴苛。杜冠勳在農曆春節通過單飛訓練之後,馬上進入第二階段的訓練,進行緊急降落、飛機失速、通訊失效等測試,教官在空中出考題,要求學員模擬飛機引擎失效的狀況,尋找空地緊急降落,這一關,杜冠勳又有五個同學提著行李離開澳洲,這一波退訓使華航自訓機師十二期淘汰率已經高達二成五,並持續提高中。FTA受訓十個月的時間,學員要完成氣象、航空系統、空氣動力、飛機性能計算、身體狀況醫學、航空法規與空氣動力學等七門地面課程,同時還要取得澳洲政府的私人飛機與商業飛行執照,任何一個關卡失敗或是考試無法通過,就是提著行李離開,過程中只有訓練,不放長假,也不能回台灣。
即使通過FTA磨練,回台灣進行為期一年的噴射客機訓練時,仍有學員被淘汰,儼然成為魔鬼訓練營,華航說,寧願犧牲每位學員一千萬投資,也不願看見訓練不足的飛行員正式飛行時造成更大損失。
換來肯定 榮獲認證保費調降 華航的飛安去年開始受到肯定,保險公司去年大幅調降華航三成的保費,總調降金額二千五百萬美元,以當時匯率換算相當八億元,這個數字是華航去年創稅後獲利歷史新高四十一億元的五分之一。
今年五月,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頒給華航作業安全查核認證(IOSA),全球目前僅有德航、北歐航空、新航、全日空等三十四家航空公司取得,台灣的長榮航空和華航都在今年獲得認證,這代表國際對長榮和華航飛安作業的肯定。
十五年前考上華航自訓機師的華航A-340機隊總機師戴旭東表示,自訓機師通常會想有「把飛行當成是一輩子的事業」的強烈企圖心,因此,會盡一切努力通過所有的考核,並嚴格遵守所有要求,所以,這五年來,華航自訓機師比例已從二成提高到三成六。
雖然對機師嚴格淘汰與訓練,也得到國際認證,華航似乎走出三年前的陰霾,但距離世界級航空公司的飛安紀錄,華航仍有一大段的距離要走,後面還有無數個三年,華航的飛安還得通過時間的考驗。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