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台北.北京:武鬥與文鬥(上)

陳水扁日前提出「台海權力新平衡」的三項目標:一、確保做為全球「民主社群」核心成員的「台灣民主」,不受中國「非和平」的方式威脅與破壞;二、串連全球「民主社群」成員協助包括中國在內等非民主國家共同發展民主;三、在「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下,尋求兩岸和平對話與關係正常化,以促進亞太區域穩定與繁榮。
在美國新保守執政陣營的心目中,大陸快速的崛起,確實是一個越來越大的威脅。如何面對?「圍堵」、「交往」、「對沖」論點,都有賣點,本質上,卻還是鄧小平的那句話,一手硬,一手軟。就美國對中國而言,硬的是武力,軟的,則是民主。近年來美國的全球戰略就是「大民主戰略」,從對付俄羅斯到對付伊拉克,從東歐、中東,到中亞、東南亞,都是,如今對付中國大陸,也是。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中國戰略,無論採哪一手,硬或軟,主要的切入點或支點,都是台灣。就這個意義而言,陳水扁的「新平衡」論述,是十分迎合美國的戰略潮流的。
一向有所謂「台灣意識」的說法,究其實,包括了三種成分,一是原生意識,即一切植根於本土,源生於本土的意識,二是悲情意識,是一層又一層的歷史積澱,三是優越感意識。這第三種特別有意思,值得再進一步分解。
一九四九年兩岸分治以後,台灣比較幸運,先一步走上了市場經濟、地方自治,然後從經濟自由化而社會多元化而政治民主化,在幾乎每一個領域,即經濟、社會及政治,一段時間中,都超越了比台灣晚起步三十年的大陸,這是台灣優越感意識的來源。
大陸雖然坎坷,七九年才算正式起步,但畢竟底子厚實,規模龐碩,一旦上了路,能量、速度均不容小覷,台灣與大陸如能發展競爭與合作的關係,不但雙贏,且能維持相對優勢,惜李登輝不此之圖,選擇了戒急用忍,硬生生地掐死台灣的生路,如今在經濟上已是個此消彼長的局面了。
蔣氏父子在台灣,歷史評價總有正、負兩面,負面的是威權、白色恐怖及政治不平等;正面的,現在看來,就是老蔣的中華文化復興,相對於大陸文革,為中華民族保存了中華文化傳統中好的部分,一定程度上,也是台灣目前公民社會形成的重要基礎。小蔣的部分,則是經濟,及他晚年做的兩個重要決策,一是大陸政策,二是政治改革。有些作為其最終評價還需要更長的時間,但階段性的評價,任何時間都可以進行。民進黨政府今天自詡的台灣民主,當然有諸多當年黨外先進的奮鬥的貢獻,卻也不能把蔣氏父子一些後來有利於形成台灣公民社會及民主政治的決策作為一筆抹殺。抹殺本身固不足取,但更值得重視的是此一行為反映的心態,並無助於台灣社會政治的良性發展。
應該指出的是,台灣(相對於大陸)優越感意識中的三個領域,經濟的已在出現此消彼長的變化,社會及政治部分則仍相對領先,這也是陳水扁大言炎炎提出「新平衡」論述的背景,但這樣的優勢能維持多久,會不會跟經濟一樣也出現變化甚至逆轉,下週續論。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