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喜之心

我是一個超級愛玩的人。

春天到了,看到路邊的紫色小野花冒出頭,會蹲下來打招呼;聽到十多年前老歌——王芷蕾的「秋潮向晚天」,有深深的悸動;即將有遠行,也會有飛離這城市的雀躍;聽到今天吃飯的地點是沒去過的餐廳,會有探險的興奮;家裡的擺飾,總像旋轉木馬般被不停的挪移。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