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玻董事長林玉嘉專訪:

一人一業全力以赴比投資什麼都重要

台玻四十年來穩健經營,二、三代也已就接班定位,林家七個男丁投入台玻,林玉嘉將玻璃視為家族一生志業的理念為何?

背倚珍藏25史線裝書的古雅書櫃,88歲的林玉嘉
                精神奕奕地暢談創辦台玻40年來的經營理念。

背倚珍藏25史線裝書的古雅書櫃,88歲的林玉嘉 精神奕奕地暢談創辦台玻40年來的經營理念。 (攝影者 . )

走進台玻大樓一樓,迎面而來的是一整面高約三公尺的鏡子。十一樓,台玻董事長林玉嘉的辦公室,走出電梯,又是一整面明亮的鏡子;接待客人用的茶杯、杯墊,也都是透明的玻璃。做了一輩子玻璃,林玉嘉專注於玻璃的感情,已經化入每天的生活中。

台玻四十年,林玉嘉接受《商業周刊》的專訪時,流露出對事物單純的原則和想法,也像玻璃本身一樣清明透徹,令人受用一輩子。以下是專訪的摘要:

玻璃市場不大
把現有東西做到世界級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據說你堅持無負債經營,台玻從來沒向股東借過一毛錢,很不簡單,這是你經營的原則?

林玉嘉答(以下簡稱答):我的原則是,股東相信我們公司,我們要給股東適當的報酬,不能讓股東吃虧。台玻過去四十年,沒有一年沒賺錢,股票幾乎都是配得比現金多,最近兩、三年才沒配股票。當時台玻以新台幣一億五千萬元的資本額成立,到現在已經一百六十八億元,這些都是從配股來的,我們沒有再增資、沒向股東拿過一毛錢。

問:難道你沒想過擴張台玻?

答:要做事業,多角經營是個想法,我的想法是,一人一業,全力以赴。

玻璃的市場沒那麼大,但玻璃業還有很多種類要做,應該把現有的東西做到世界級的規模。像我們現在做平板玻璃、也做電子玻璃纖維布這種電子材料。

台玻紀念四十週年,我希望成都、華南跟天津這三個各投資上千萬美元的玻璃纖維布廠,二○○六年全部開工。所以台玻現在的規模也是不小;我想把公司的基礎弄勇健一點,生產的量與品質更提高,這個比什麼其他投資更要緊。

時間、腦筋有限
不准兒孫做別的產業

問:董事長你有想過轉型到別的產業嗎?

答:不懂的事,咱沒有本事去做啦!三、四年前,我有想做TFT,到世界考察一圈回來,但好的公司技術不賣我,不是真正好的生產公司,知識與技術,又尚未成熟,所以後來不做。這個東西還好沒做,這陣子你看台灣,有做的公司股價從二十元下跌到剩不到十元(註:指做TFT玻璃的廠商)。

問:如果你的兒子們建議要做別的事業?

答:(嚴峻的笑)爸爸不會准!我們在大陸有六個據點、八個廠。這些光我的兒孫,就已經夠忙了,公司能辦得好就已經不錯了。

問:事業要長久,你提到一人一業的觀念,聽來簡單,但是外面的誘惑很多,現在常常是一人多業,要怎麼堅持一人一業這點?

答:集中一個產品,比較專,如果太發散,我看是對業務的進展不利。人的時間有限、腦筋也有限。

問:除了一人一業的專注,你還堅持無負債經營台玻。你是不想讓銀行賺錢?還是說看過一些公司借錢後,擴張太快?

答:以前銀行利息要付個二到五%,那時企業的利益率差不多在七到一○%,但利息加上市場行情的起落,會讓經營比較吃力。我創立台玻至今,比較保守沒借錢,經營上較安全,我們每年收進來的利息比付出去的(利息)多!

台玻沒借過錢
借錢是一等人在借的

問:我看你們每年都賺錢,這很不簡單。

答:對,公司經營第一項需要技術,第二項是產品的品質要有國際水準,第三項是人才,第四項就是財務結構。財務結構如果不勇,無法和別人競爭。尤其現在全球化,自由貿易,沒財務實力是和人比不來的。

問:你少時跟著父親買賣汽車零件、還投資遠洋漁業、當過台泥常董,每種事業性質都相當
不同,但都沒有任何借錢的經驗嗎?

答:我一世人都沒跟銀行借錢,自由貿易的競爭力是靠品質跟成本。

問:所以你認為借錢是一種成本?

答:借錢是很厲害、腦筋轉得快的人在借的,我用自己的錢賺錢,是二等的(笑)!

問:王永慶以前也是不向銀行借錢,為了六輕還是借了,是從二等人變成一等人?

答:(哈哈大笑)王永慶做得很對,台灣兩千萬人才出一個王永慶。

問:王永慶蓋六輕時向銀行聯貸,由於他過去沒有銀行借貸紀錄,銀行反而不敢借給他?

答:我現在有為大陸子公司借兩億美元,那是因為投資大陸有限制,雖然台玻手邊有現金,但是沒辦法把錢直接匯到大陸,只好向銀行借錢。我就簽一張本票保證,光是我在台玻的簽名過去,兩億美元就借到了。

問:所以光是「林玉嘉」這三個字就值兩億美元?既然台玻自身信譽這麼好,但過去有沒有遇到信譽不好的客戶、有被倒帳的經驗?

答:台玻只曾經被人家倒帳,未曾倒過客戶的帳。對方信譽不好,那是別人的事,不是我的事!那種公司就應該讓他倒。

問:現在利息這麼低,每家公司都想借錢,玩套利遊戲,你認為無負債經營現在還適用嗎?
答:現在利息這麼低,借錢是正確的!有能力的人,才能用別人的錢來賺錢。

問:但現在利息這麼低,還是堅持不借錢?

答:(搖搖頭)我還是不要借!讓別人去借就好了!別人的能力,我比不上。公司要經營,名譽比金錢更要緊,名譽不簡單,沒錢可以去向銀行借,名譽是沒得借的!

問:所以你認為事業要走得長久,除了一人一業、無負債經營,還需要什麼條件?

答:這個問題很廣,我想做事業的人要有理念,現在台灣流行談永續經營,我是談百年工業,一家企業有一百年就不錯啦!

問:為什麼是一百年,超過百年就很困難?

答:不是說剛好一百年,而是說對經營應有長期的計畫P信念,而不是只著眼於眼前的利益。事業達到目標,對股東有交代,是比什麼享受還要好!認真來講,我對事業積極,對私人衣食住行則是中庸。

問:怎麼說你對事業積極,對個人中庸?

答:企業是一個理想的表現,所以吃住方面,中庸之道就很夠了,不用什麼太特殊的享受。但事業一定要做到目標,才是做事業的價值所在。例如世界上大型玻璃公司,差不多有近百家,台玻差不多在十名內,才有達到我的理念。

問:台玻的轉投資都是中鋼、台塑、花旗銀行這些績優股,你怎麼選擇這些投資標的?

答:我的選擇是,不要投資一些阿里阿雜的,不要想說短期賺差額的,要看公司有沒有健全,財務、股價不會大起大落的。

問:所以你選擇投資的標的,也是看這家公司有無一人一業、全力以赴嗎?

答:差不多!這個「專」很要緊!這時的社會,一知半解、馬馬虎虎地做事業,抹通(不行)啦!


*
講效率,他左右手各戴一只表

在林玉嘉的辦公室內,有一幅他自擬的座右銘:「樂天微笑,見遠言順;無急無偏,心身爽快;悠悠事業,和氣教子;日日中庸,自適其適。」而隔壁的會議室,則擺了一座林玉嘉用以珍藏二十五史線裝書的書櫃。

林玉嘉做事業不貪求規模大,而是推崇中庸之道的老二哲學;連提到借錢,他都自謙是不懂得借錢做生意的「二等人」。

不只讀古書,早年就讀於日本商業補習學校的林玉嘉,操著日式英文表示,自二十歲便開始讀「依卡諾密司多」——《經濟學人》(Economist)雜誌,從中獲得許多商業經營知識,直到近幾年才停止訂閱。

林玉嘉穿著相當樸實,有趣的是,他左手戴金色機械表看時間,右手銀色電子表則用來計時,有鬧鐘的提醒功能。

平時極少接受媒體訪問的林玉嘉,十九日傍晚只答應給《商業周刊》半小時的採訪時間,後來相談甚歡,多聊了五十分鐘。林玉嘉的銀色電子表在正好半小時的時候,發出「嗶嗶」的鬧鈴聲,他靦腆地笑著說,「已經三十一分了ㄋㄟ!」

林玉嘉提到,效率是一切的根本,戴兩只手表正是重視效率的彰顯。林伯實解釋,父親要求公司各種大小報告簽呈,不可長篇大論,只能以條列式寫出重點,還要有解決方案!

做事業嚴謹,林玉嘉治家也相當嚴厲,一位外商主管便曾於拜訪林玉嘉時,親眼見他在會議上當眾喝斥林伯實,「你啥都不懂,惦惦,閃邊去!」台玻上上下下,八十八歲的林玉嘉到現在還一把抓,威嚴可見! (文●林孟儀)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