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聖賢書,所學何事?

「台灣史vs.中國史」的風波似乎已經過去,但對我這個史痴卻耿耿於懷,揮之不去。我不是學院派般講究考證,更反對意識形態主導「歷史為政治服務」,我一貫推動實用歷史,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讀歷史的目的在於讓今世之人勿再蹈前人犯的錯誤。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