犁田之樂

這天醒來,一時間忘了置身於東京的飯店。很奇妙,眼前竟浮出一個畫面——童年時的一只木框時鐘。

我從小就有賴床的習慣,不到最後一刻不起床,因此一跳起床就衝到客廳看那只時鐘。如果,長短針走到七點十五分,我就慘了,這表示交通車已經走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