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尋根

我先生最近回江西老家尋根。他的父親離家半世紀,再沒回去過,如今故鄉人事泰半凋零。父親年歲大了,記憶已模糊,老家在江西「上頓渡」,這是一個村,還是一個鎮?原本一無所悉。我先生就憑著兩個不太完整的親友名字,一路追尋。終於,他找到從未謀面的親人。回鄉的旅程,如探索生命源起的過程,他眷戀的拾起老家老井旁的石頭,他興奮的回到父親就讀的中學。探索的過程,他發現父親過往的傷痛,也恍然大悟:老人的沉默與寡歡。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