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反對者

永遠遠離政治權力,永遠監督執政者,永遠做一個反對者,這是一個有主見,有理想,有堅持的媒體作者應有的態度,我不敢說自己已經到達這個境界,但我嘗試永遠做一個遠離權力的反對者。

反對者是孤獨的,是討人厭的,也難免遭遇當權者各種有形、無形的打壓與貶抑。但是在大選前一週,我的心情意外的寧靜與開闊。

這種寧靜與開闊是三二○前一週的台灣,難得的一方心靈淨土,我比身邊所有的台灣人都坦然、無欲且悠然自得。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