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海若

 早想打電話或寫信給海若,始終沒寫;早想去英國或北京看她,拖了兩年也沒看,倒是她先打了電話給我。

 英國火車出軌意外,海若頭一次開口說話後沒幾天,她的家人讓我和她電話裡談天。幾百個想念的日子,只簡單問海若:「妳好嗎?」她也機械的回,像回了數百人般:「我很好!」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