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的九九七人,怎麼辦?

上期,《商業周刊》的〈一個台灣,兩個世界〉報導推出後,引起極大回響。許多人心疼「在拾荒奶奶背上長大」的李宛真、「清潔婦之子」鍾瑋杰、新竹內灣山區的鍾華,想捐錢給他們。

的確,他們在逆境中沒有走上歧路,堅持學習,非常不容易,與溫室內長大的孩子很不同。這次近半年的田野調查,我們的採訪小組探訪的人次達一百五十人,但受限於篇幅,無法一一記錄在報導中。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