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政黨像公司

大企業不能只靠一名執行長和各路收編的零星品牌,創造長遠的企業價值。政黨也不能靠光環領袖和各路山頭,向人民承諾未來!

英國國寶級的社會哲學家兼管理學大師韓第(Charles Handy)最近來台演講,以「大象」與「跳蚤」兩個比喻,點出未來二十年組織與個人關係的大趨勢。

簡而言之,「大象」便是工業革命以來的公司結構。而在後工業化、後福利社會裡,大象的生命週期末期常有兩極的發展:有些僵化而死亡;另外一些則轉變為「蒐集者」,經由購併達成超級規模,不過卻可能失掉了原始存在的意義。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