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傅

今年夏天,我探訪一個施工中的房子,看到三位約五十多歲的工人,專注而緩慢的在工作。其實,我應該更強化兩個字,緩慢。更誇張一點的說法,有時候,他們像電影定格處理的畫面,靜止了。他們很不同於一般滿口檳榔的工人,工地裡也沒有播放著賣藥電台傳送的音樂。後來我又連續去了兩星期,工地幾乎沒什麼進展。我好奇的問監工,怎麼回事啊?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