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騎士

我的一生,總是坐在觀眾席時,想上台當演員;上台演戲時,又想溜回觀眾席。雷蒙.艾宏(Ramond Arond)在一九八一年接受訪問時,回憶自己在德國科隆大學當助教,決定成為「入戲的觀眾」,也就是同時在歷史形成過程中,…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