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裡過苦日子

我從小在台灣漁村聽海浪聲長大,對台灣這塊土地與人民有著依賴,因此,我能遠行,但是無法久居他鄉。在異鄉,我有如浮萍,但是,身為一個新聞工作者,必須切割對台灣的感性與理智。之所以做上述的說明,是因為有人誤解…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