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誠人壽董事長梁家駒的逆境哲學

「台灣人把心思都放在經濟上了!」

當年我到南山人壽任職兩年後,升上了總經理,之後被調任執行董事,總經理由副總經理林文英接任,外界誤以為,我為此受了挫折,因此離開南山人壽。其實不然,我認為當初派我任總經理的安排,本來就是不恰當的。因為做業…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