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近看上海

我剛從歐洲回來,旅途中巧遇一位定居美國,在波士頓從事汽車生意的台灣人。

離開故鄉三十年了,他說,吃一餐飯能全然用中文交談的感覺,真好。他思念故鄉,不斷問及,中共是否會挑起戰火。他也關心大陸的經濟崛起,質疑是否為海市蜃樓,他更對共產主義如何運作資本市場,有百般的困惑。多年來,他只熟悉美國式的正規作戰。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