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做?誰敢做?

經發會搞了一個多月,已經沒有多少人覺得這個會和我們的生活有啥關係。且不論有多少共識、共識中有多少可行、行起來又有多少效果,眼前最要緊的是:開始做事。最不願見的事情則是:再開一個大會。

開始做,說來簡單,實行起來也並不難,但前提是得「有人做」,這個「人」當然不能是庸才,那做不來;也不能是既有的體制,那改不了──改不了,情況就不會變好。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